天秤dududud

AQB男团出道成员

0802,有我在

AQB槍斃.:

【黑天鹅的玫瑰献礼】

 

 

 

人说,二十弱冠,弄柔翰、观群书。

亲爱的少年,愿你自由而有倚仗,追梦仍不惧坎坷。

感念上天在流火的时节赐下一个你
命中注定的抉择从来义无反顾

二十年匆匆而过
我们将以寥寥几笔极力勾勒你的模样
纸上谈来或许短浅,情意却在一日之间绵绵悠长

宇宙从爆炸起源
你炸响舞台的那一刻
属于你的元素
在微秒间形成星海

你的时代已经到来
而我与你的故事
才慢慢开始

 

 

破壳日当天24小时,AQB枪毙男团将为all坤玩家倾情奉上,敬请期待

 

 

【丞坤】团圆

ooc高能预警
请勿上升正主

莫斯老爹的酒馆火炉暖融融的,噼里啪啦响着的松木枝在火焰底下无助呻吟,小酒馆一直很热闹,今天也是一样。
在角落里——和往日一样的——坐着一个身形消瘦佝偻着的男人,没人确切的记得他来了多久了,大概是四年了吧。
就连老爹也不记得他到底在这酒馆待了多久了,他似乎有花不完的钱,每月初丢下的钱袋就足够小店一年的柴火,在极冷的北欧,这可是笔不菲的支出。
祭祀又一次热热闹闹办了起来,上一次似乎得是四年前了,还记得那时候熏肉的香气在整座城的上空飘散,猪皮烤裂顺着流淌下来猪油的滋滋作响声也似乎还在耳边回荡。还有......惩罪。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四年攒了不知道多少犯人,正好在祭祀的时节杀了去,大家也好热热闹闹的过个海晏河清的节。
放放血,添添热气,给上天看看人们约束自己的决心,兴许一个高兴就赐下来什么福祉了,人们乐观的想着。
酒馆里却听着有人扯着嗓子不知道阔论些什么,无非是些哗众取宠的事,那角落里的男人却竖起耳朵似的抬起了头。
就听着那人张着满是酒气的大嘴,显摆着自己四年前的听闻:“那次有一对男的,已经被推上刑架了,刑官却突然变了主意,找了两把枪塞在他们手里,说:‘不是夫妻吗,死在对方手下面也不错。’。”
旁边一个女的忍不住接过话来:“我听说了,刑官那个时候还说,要是谁的情能感动上天不叫那子弹发出来,就饶了他的性命。”
旁边的人哄笑一阵:“怎么可能,子弹想不发出来除非不扣扳机。”
“可是那子弹就是没发出来!”那个男的大声说,生怕别人抢了他的话,“两个死了一个,另一个留下来了,直挺挺站了很久才反过神来,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怎么的,丢了枪就跑了。”
“那一个倒是死的透透的,抽抽都没有几下,听说活着的那个姓范,本地倒没这个姓。”
角落里的醉汉却突然站了起来,到酒柜里捞了一瓶酒,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擦桌子的女仆抬头看了他一眼,挺清秀的男人,可惜被许久没打理过的乱糟糟的头发给遮了个彻彻底底。
他走得跌跌撞撞,偶尔灌了几口酒,酒水却从两嘴边一滴滴落了下来,扎到地上的雪中,在洁白中印了一个个小窟窿。
前面又走过一对小姐妹:“我听说那对男的,其实是有一个把子弹丢了,所以死了一个活了一个,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天旨意。”
“啊,所以那个姓范的男人杀了那个...叫什么来着?”
“对..听说叫坤什么的....”
声音越来越远了。
他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火辣辣的顺着食道滚进胃里,抽抽地疼。
左胸也疼了起来,眼前又是一片血红色。
似乎还记得那天,好像就是昨天一样。那朵血花就突然绽开了,血雾扎得人眼疼。原来以为早早下手自己好去找他,站了许久也没感受到灵魂撕裂。
那个人却倒下了,笑着,把枪丢向了他,他刚一接住,就睁圆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
他是个猎户的儿子,枪里有没有子弹,他闭着眼都能掂量出来。
躺在满是雪的地上,被酒给烧热的身子感受不到冰冷。
睡一觉吧,一个轮回罢了,早就该去寻他了。
祭祀也算是个新年了,远方的人们忙着架起刑架,更多人的抄着手哆哆嗦嗦地在年的温暖里记着回去吃顿全家安康的团圆饭。
天开始变暗了,没人看到路边躺着个男人,一个咂着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好东西的男人。

————————————
没有逻辑,不要细想。
Apathy等有大段空余时间会更的

你们看准这个人,这是我头哥,我的!

銀魚罐頭:

@AQB槍斃.

快乐搞坤,给AQB的千粉礼物🎁

期末请假

【奎葵】哥哥

小葵今年五岁了,爸爸妈妈时常不在家,虽然带他的阿姨很多,小葵还是偶尔会觉得寂寞。
五岁的孩子还没褪去婴儿肥,撅起的嘴唇努着像鲜红的花瓣一样绽放,一颗颗小奶牙排列整齐像糯米粒一样奶白,好看极了,时常有“怪阿姨”把他抱起来在脸上轻轻亲一口,沾了一脸口水的小奶娃就哭唧唧地伸手朝着自己哥哥委屈地喊一句:“奎哥哥,要抱!”
大奎也一脸宠溺地把孩子接过来,自己的亲弟弟被人喜欢,他自己也很开心,顺便对旁边的阿姨们点头,带着略有歉意的眼神把小葵抱回家,到了该睡午觉的时间了。
今天中午小葵却不乖,趁着大哥哥睡得踏实迈着小腿儿吧嗒吧嗒地跑出去,小孩子嘛,不爱睡午觉也是常事。
却没想到楼下一群混小子在一起撒尿和泥巴,平日里大奎就不许自己和他们一起玩,看着他们恶狠狠的眼神小葵也不敢靠近他们,本来就只想悄悄溜走,自己玩自己的去。
却没想到为首那个,丢了手中泥巴,沾着一手腥臊味儿朝小葵走过来。
小葵怕了,怯生生地往后躲了躲:“我自己去玩...我不和你们玩...呜....呜..”
那个人却没听他带着哭腔的恳求,走上来把手上的脏东西抹到了小葵脸上,小葵吓得坐在地上,被脸上传来的味道恶心的一阵干呕。
小葵拿着衣服努力蹭着脸,却听见旁边的人嘲弄:“呵,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一天到晚穿得这么好还不知道是他哥从哪儿给他弄来的。”
被大奎找到的时候,小葵缩在角落里小声哭,还哼唧着:“小葵不是野孩子,不是..哥哥我不是野孩子是不是....”
大奎把他抱起来:“乖,我们不是野孩子,爸爸妈妈都在,乖啊。”却反手抹了一把眼泪,挤出来笑容努力对小葵笑得灿烂。
——————————

十分钟文学,心情不好瞎写的,粗糙。

我没啥粉丝,但是就这仅有的几个xjm里,希望1kf拉黑取关我,我怕我以后忍不住骂你主子,你和我怼起来我真的开麦吓着你,我这个人可没素质了。

阿白白白白白白夜流霜:

拿沉默当害羞,拿语无伦次当不好意思,拿人血当cp糖吃得津津有味,我从来没如此厌恶过一对cp,1k家没有通常意义上cpf的双担,真的有的话,会忍心看着他那么不堪那么慌张,还要摁着他的头给你们强行营业?


搞rps贵在自知,我萌cp不假,写他们上床也不假,有时候还会想入非非,觉得他俩可能是有点心照不宣的默契。但是再怎样搞rps你心里得有点b数,他俩真的没搞基没上床,你哥他是个直男目前喜欢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他俩就是关系近一点儿的好兄弟,暗戳戳搞rps去yy他们私下关系肯定会让他们不适,所以有什么玩意儿咱们偷偷来,尊重他们,圈地自萌,不好吗?


今天这个视频,提问方的女pd属性就十分令人怀疑了,磕cp磕到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直接拿着某人去碰瓷强行让你哥cue,这种cp营业方式简直恶心!下作!恶毒!以前搜你哥话题,就经常能看见直接艾特他俩,许愿他俩真的能在一起的。现在,是直接把“对啊我就是yy你俩在一起了真的上床了怎么样他玩得你爽不爽”这种想法硬怼到别人脸上,诚心让人难堪好让你磕你家所谓的糖。


看来,搞rps贵在自知这种事1k家是真的不清楚,非但不清楚,还要把出圈这件事做到极致。


虽然fo我的可能都是zk跟着过来的姑娘们,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得说一句。


吃1k的取关我。请。

Apathy ·01

ooc,脑洞属于 @火烛Fire ,瞎写属于我

今天是蔡徐坤被诊断出患有感情淡漠症的第一天。
“你的情感活动会逐渐衰退,内心情感体验贫乏,对切身有关的事件均可表现无动于衷,对亲人冷淡,出现社会性退缩。对外界刺激缺乏相应的情感反应,即使对自己有密切利害关系的事情也是如此。”
那个慈眉善目的精神科老医生的眼睛有些浑浊,见多了类似病征的老人疼惜地望着面前十七八岁的孩子。初春的微风穿不透白纱帘子的空洞,只好把它顶起来,鼓出一点儿弱不禁风的声响。
蔡徐坤只看着对面医生的嘴唇一开一合,吐出的音节似乎在费力地钻进脑子里,但是杂合着风声宛如一串乱码让人失去了解码的能力。
他陡然心里慌张了起来,费力地集中精神,但是朦胧的感觉似乎剥夺了他的听觉,他只好撑着桌子站起来,接过了病历连句客套话都没说就直接走出了精神科。
有人说春天的风就像是母亲的手,爱抚着婴儿娇贵的皮肉,可现在蔡徐坤只感受到了春寒料峭,刮骨似的冷。
把病历费力塞进了鼓鼓囊囊的书包,抬腿跨上了单车,感受到座椅的凉意,似乎他也没失了感觉,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院里的柳枝还在飘舞,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蹬着单车骑向学校,原本医院请假就已经耽误了半天课了,可不能再耽搁功课了。
一张张年轻的笑脸昂扬着,就算在压力繁重的高中,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也从来不会停歇,少年不识愁滋味,向来如此。
似乎原来的风也和煦了些许。蔡徐坤这么想着,看到了在门口等他的范丞丞。太阳也似乎射穿了云层撒下光来了。
门口傻笑着的人急忙冲过来把蔡徐坤的书包接下背在自己身上:“坤坤,医生怎么说?”
远处走过去一个看着面善却记不得名字的同学,看着他对自己点了点头,蔡徐坤礼貌的回了个注目礼,以他校草的风姿陌生人打招呼都是常事,蔡徐坤没在意地伸手揉了揉范丞丞的头发:“医生说我最近缺乏睡眠,才会经常恍神儿,没什么大事。”
那少年绽出笑颜:“那就好,以后我晚上再不缠着你打游戏了。”
两人一起推着车往车棚走去,两个教师家属楼长大的孩子对这片土地的熟悉,从他们小时候一起玩过泥巴的花坛开始,到捉猫猫的车棚,再到曾经共述年幼幼稚的“抱负”的阁楼,最后到熟稔到可以一起睡觉的各家大床结束。他们的脚步曾经烙在每一寸土地上,偶有争执打闹的时候,互相掀倒在地的两个人也被烤得焦灼的水泥地给烫着一蹦三尺高,最后对眼看看,还是大笑着忍不住和好了。
郎骑竹马来,两小无嫌猜。竹马竹马,有的时候就是从一个饱餐过的午后,两个偷溜出来的不愿午睡的小人儿对着墙撒尿比小鸡鸡开始的。稚嫩的同时,蒙上了年少最初的欢愉。
范丞丞看着有些出神的蔡徐坤正嘟着唇,啫喱似的花瓣唇微微撅着像是在索吻,他没忍住伸出手在他唇珠上点了点,却像是触了电一样把手猛的收了回来,尴尬地对着还没反应过来瞪着一双猫眼发懵的蔡徐坤干笑两声:“我..我就摸摸。”然后小跑着推着车赶紧送进了棚里,落荒而逃的背影留下一句:“坤坤,我给你把书包背回教室!”
蔡徐坤挠挠头:“傻子。”
上课的闷烦无需赘述,蔡徐坤从刚从医院出来的惶然似乎随着老师念经似的絮絮叨叨平复了下来,他看看身边的同学,一个一个都认的还好,老师偶尔开心抛出的段子自己也接的下来,还有心思想想自家小狗——乐乐,今天中午忘记给他喂水了的事。
想着想着,蔡徐坤收到了一团右前方丢过来的纸疙瘩,他看着在那儿坐的一本正经的范丞丞,笑着扯平了纸团,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我中午去你家帮你喂乐乐了。”
他的心突然动了一下,像是真真切切地被破开胸膛,伸进去大力的攥了一把。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范丞丞已经成了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蔡徐坤曾经多次设想没有范丞丞的日子,简直揪心的疼。
但是对自己兄弟这种近似背德的感情,是不是辜负了兄弟的信任?每日总有这么个念头在眼前打转转,闹得范丞丞入梦的频率越来越高,结果每天早上带着冷汗醒来,心悸得很。
每次粗粗地喘着气告诉自己,不行,不可以,要离丞丞远一点儿,不能耽搁他,丞丞是个正常的好孩子。
但还是抗拒不了那双温柔的眼睛射过来的温暖,包容着偶尔的无理取闹和时常的疑神疑鬼。是了,他总是为丞丞与别的同学偶有交好烦闷,每次蹙着眉头的美人脸色一变,丞丞只好抛下身边的朋友去哄哄娇艳的小玫瑰。
蔡徐坤把纸小心翼翼地折起来塞进裤子口袋,半跑神儿地听着上面老师讲课,心里面只盼着放学铃声能早早响起来,自己跳起来拽着范丞丞的胳臂一起回家。

没事 不会投我的,各位放心😘

AQB槍斃.:

【AQB小福利】
12p已经接近尾声了,AQB子博也突破600大关,于是给大家一个小福利,在12p结束后,我们将在群里搞一个小投票,在12位车手里选出一位来进行福利续写

敬请期待

十二车手为以下
@swinner 【锐坤】
  @磕困🥀 【丞坤】
@Kissgun 【卜坤】
@酸奶不奶 【丞坤】
@天秤dududud 【左钱坤】
@天涯只是一颗糖(我爱阿白!) 【查灵坤】
@不是什么正经人 【正坤】
@FallingProphet 【毕坤】
@啵兔 【正坤】
@DKkkkkkk✨ 【戴坤】
@是酒酒的酒米果i 【戴坤】
@旖笺安 【卜灵坤】

ps:如果还有想加群的小可爱,你们知道在哪里找群号,然后戳 @怪力乱神_ 私聊,有审核

后来

后来禾经再也没碰过别的Omega,发情期爆体而亡 @不是什么正经人

【AQB第九棒】constellatory 12

喜欢!爽!嗷!

AQB槍斃.:

首先祝枪毙粉头kk生日快乐
*AQB男团第九棒
*CP:朱正廷x蔡徐坤【all坤】
*cs文学,不喜勿点勿看勿喷
原文写手: @啵兔


后援会的作业,点我上车


微博备用


挂了,请戳 @怪力乱神_ 补档

英雄救美?

春日的阳光,不是夏天那种恨不得灼到人心的火辣,也不是秋天那种到了生命尽头苦求不得的回光返照。处于夏秋之前,那光缱绻得很,偶尔躲在云里射出一两丝光柱,挑逗地将人抚摸了个遍,躲无可躲,不得不享受了一整季的“骚扰”。
Beta虽不说珍贵,但娇弱的Beta,省事好拿捏,也不用担心什么发情信息素,若是想找个欺负欺负,这可是最好的选择了。
学校角落一片小树林 ,是学校出了名的“保研林”。平日里,偶有几个风骚些的Omega到这儿打野食,但走的最多的,还是Alpha和Beta。毕竟太偏了,真叫人“猎”去了,也不知去哪儿找补。
所以平日里林子静得很,偶尔有个鸟儿蹿进去惊起个声音都能引得外面人往里张望是不是又有哪个小“倒霉蛋”被拖了进去。不过也没人去管这闲事,事不关己,没几个人愿意去大义凛然。
又是个晴天,树林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又是哪几个不着调的抓了小哥儿来玩闹,大家远远的听着声儿,便都没走这条路。
糖糖前几日和自己好了近十年的青梅竹马甜酱吵了一架,口中嚷嚷着:“不和你好了!”转身跑走,哭的通红的眼珠分泌出泪滴挂在眼角,像一颗艳丽的泪痣,美人啊,连生气都这么好看。
糖糖原以为自己只是这么一闹,甜酱早就应该追上来好声好气的道个歉,自己随随便便扭捏一下,最后自己不情不愿地把手伸出去让甜酱拉自己个中指,委委屈屈的跟着他走了,也就不失了排面。
谁知道..谁知道这次甜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愣是没找过自己一趟!
糖糖委屈的在路上边踢小石子儿边走路,还不忘哼唧一句:“大坏蛋!哪里的Alpha不知道哄着自家的Beta,就是不喜欢我了,哼!”
等他踢着踢着,一不小心一个石子儿就进了小树林里,糖糖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进了这条“禁路”,他心底有些打怵,虽然以前走惯了,但是有甜酱这么个强A在身边,他可从没怕过谁。
可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不敢再放肆的甜酱扭头就想跑,却被不知道哪里伸出来的大手拽住了脚踝,他失了平衡,跌在地上,哀哀叫了一声:“疼!”扭头看看,却是那几个平日见惯了的小混混。
只见几张油腻的脸上挂着不正经的笑,为首的一步步向他靠近:“小美人儿,今个儿可是收着你落单的消息了,怎的,吵架了?你那个相好的满足不了你了,打算过来开个荤?”
糖糖吓软了腿,蹭着地一点儿一点儿往后挪,却被那人抓住了衣襟,凑到脖子上闻了闻,糖糖只感受到他那张大嘴散出的恶臭味,然后就听他说:“没想到,这极品的Beta,也是有香味的!”糖糖忍不住一阵阵作呕,眼泪也止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流,哭花了脸的小美人,更叫人怜惜了。
糖糖不住地往后挪去,那些人也乐得看她窘态,但是再怎么挪,也不过是从树林外蹭到了更没有人涉足的林内。就在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之时,身前几个猥琐的Alpha被一脚一个地踹开了。
竟然是甜酱,林中茂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躲在那儿的,最后可是瞅准了个时机,把这群流氓给收拾了。
糖糖扑倒甜酱怀里哭了几声,最后打着哭嗝屈声说:“甜甜,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甜酱把他抱在怀里:“乖,你知道就好,去收拾收拾自己,咱俩出去。”
说着走出了树林,面色一暗,拨通了电话:“让你们吓吓他,倒是给了你们脸了,谁能动谁不能动还不清楚么,废了他一双眼珠子,长个记性。”
放下手机,甜酱把一步步挪出来的糖糖打横抱起,轻轻地将他的碎发捋到而后,付下身温柔的说一句:“别哭了,抱你回去。”
糖糖闭眼笑了笑,没有那个流氓的臭味,甜酱真好。